????吴本草默然。

????他清楚,老白并非真的嫌弃他,只是在替小艾开脱,顺便刺激他奋发修行。

????在他看来,老白的话不是没有道理,今晚之所以出这么大的乱子,有很大原因是自己不够强,导致一些麻烦解决不了,令形势变得更混乱。

????比如,如果他能用神念感知、或者传音,就用不着跟老白登高观察,也就不会跟小艾分开;再比如,如果他已晋入三境,直接冲上去夺解药就行,不至于苦等李千秋回去,交涉半天。

????实力越强,麻烦越少,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????老白见他沉默,以为话说重了,继而说道:“你的天赋不错,这么快就能到二境,在唐国肯定是绝顶天才,该被捧上天才对。但你也得明白,没有雄厚背景,只靠自己打拼,这还远远不够……”

????若是拿天才少年的标准衡量吴本草,他绝对能得满分,无可挑剔,即便是老白,也不得不承认这点。

????但他并不是普通少年,失去父亲的依靠,又没有煊赫身世,如今带着妹妹出来闯荡,只能靠他自己,去跟那些修行多年的成年人较量。

????敌人若想强取豪夺,欺负到他头上,可不会管他是不是少年。在利益面前,根本没有公平可言。

????因此,不能再拿年轻人的标准要求他。小小年纪,想在弱肉强食的世道里站稳脚跟,闯出一片天,就必须更快成长,必须把极限都逼出来,比成年人还强大!

????吴本草点头,“我没那么敏感,轻易就被打击到。你说得也没错,来到长安后,我面临的竞争者更强大,只靠现在这点修为,难以立足。我会努力修行,以后也不用你再带我!”

????他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离开鹅城后,这一路上,其实都是在借老白的势,对付半路杀出的强者们。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

????自强不息,才是王道。

????老白闻言,对他的心性愈发满意,便不再提这茬,转而问道:“你能拿到解药,应该见到那老头了吧?他有没有提条件为难你?”

????吴本草答道:“放心吧,这事已经摆平了,以后再发生什么,都与咱们无关。未来几天,咱们要做的事只有一件,那就是休养。”

????一个中毒昏迷,一个累到虚脱,一个肩部重伤,一个……算了,这个常年挨饿,老毛病就不提了。

????他们都需要休养一段时间,把身体调理好,才能投入到工作中。

????老白说道:“养个两三天就行。咱们一直住在客栈里,也不是办法,得尽快盘好店面,在城里安家才行。”

????吴本草深以为然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鉴于小艾犯下大错,未来几天,你哪儿都不准去,留在房间里照顾翔子,他若有半点不满意,就罚你饿肚子,听明白了?”

????小艾捣蒜般点头,“翔哥哥是因我中毒的,理应由我照顾他!”

????话音刚落,小腻从她袖里钻出来,可怜兮兮地看着吴本草,轻叫几声。

????吴本草瞪它一眼,“你也留下来,看住他俩!”

????今晚这场闹剧,最没存在感的就是小腻,它在毒雾面前无计可施,只有跟着小艾逃跑的份儿。

????吴本草转头,说道:“城南那块是非之地,白叔跟我一起去吧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第二天上午,吴本草和老白出门,到城南逛逛。

????根据昨天那向导的指点,两人先后来到归义和昭行两坊,看了看太学和武安司附近的街巷,快到晌午时,随便挑一家饭馆,坐下来吃饭歇息。

????两人小酌几杯,边吃边聊。

????吴本草给老白倒酒,感慨道:“虽说这里有两大机构,居住人口不少,但看附近店铺的生意,冷冷清清,跟城区中心相比,差得太远了。修行者的生意,果然不好做啊……”

????修行者本事大,脾气往往也大,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类似的情形屡见不鲜,因此,普通老百姓提心吊胆,往往不敢做他们的生意。

????再者,修行者的追求在于修行(听起来像句废话),意念专注,跟凡夫俗子相比,物质要淡很多,把多数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修行上。在这附近开酒楼饭馆,烟火气太重,并不讨他们喜欢。

????老白啜了一小口,揶揄道:“四境之下,算个屁的修行者!你要知道,前三境只是在打基础,在没知命之前,无法超越寿命极限,就跟普通人无异,还是得吃喝拉撒睡,日子照过!”

????四境往上,才是大修行者,才能神清气爽,能辟谷不食,能延年益寿,能通天彻地……四境之内,道行太低,跟得道俩字离得太远了。

????吴本草白他一眼,“知道你牛逼,见过大世面,看不上我们这些俗人。我承认我很俗,现在考虑的就是,接手一家现成的饭馆,应该比较容易,也省得再装修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他转头环顾着房间,问道:“你看这家怎么样?”

????这家店叫吹水居,在城南小有名气。

????老白又啜一口酒,慢悠悠地道:“这家位置不错,正好在太学和武安司中间,我没什么意见。不过,我刚才用神念扫了一下,店里的客人不少,店主未必肯……”

????他忽然一顿,脸上浮出浓厚的兴趣,“隔壁的隔壁,有几个年轻人正聊得火热,似乎是太学弟子,你想不想知道,他们在聊什么?”

????凭他的道行,偷听旁人说话不成问题。

????吴本草呵呵一笑,“少卖关子,你想说就说,不想说就拉倒。”

????老白放下酒杯,目光闪烁,“这事还很重要。按他们的说法,昨天晚上,刚有人行刺皇帝,今天早上,明王便被发现服毒自杀。城里传得沸沸扬扬,都怀疑他就是幕后主使。”

????吴本草并不意外,随口说道:“哦。”

????老白见状,俯身向前,低声道:“昨晚在鸿雁阁,明王是不是也在场?看你一点都不震惊,应该是早就知情。”

????吴本草点头,“事情确实是他策划的,但他早做好赴死的准备,是替他人做嫁衣的。”

????老白眯起眼,继续偷听。

????“这些小家伙的消息很灵通啊,居然这么快就打听到,皇帝已经下旨,所有跟明王相近的李姓宗族,一律不得出府,都要接受大理寺审查。额,他们说,英王李显被抓起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