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听到花如我出声,众人这才想起,他们身边还有一位强大的武者。

????登时。

????众人的目光,都落到袁白身上。

????方一山也在看着袁白,他嘴里嘿嘿冷笑着,根本不相信,袁白有什么手段,可以应付阴毒邪。

????在众人的目光中,袁白说道:“我试试吧。”

????这个阴毒邪,虽然剧毒无比,沾之即死。但袁白修炼了小雷音诀,无需近身,就可以发起攻击。

????对付它,还是有几分把握的。

????不过。

????具体情况如何,还要试过才知道。

????袁白体内气血猛然沸腾,庞大的气血凝聚成一道强横无匹的力量。下一刻,袁白张嘴,一声大吼!

????“嚯!”

????巨大的声音,就像是雷霆一般炸响,大地仿佛晃动起来,熊熊燃烧着的火堆,都为之一暗!

????在营地上空盘旋的阴毒邪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拍中,猛地抖动了一下。

????“有用!”

????袁白心中一喜。

????他最怕的是,声音攻击无效。现在看来,这阴毒邪和附身邪都差不多,用声音攻击就对了。

????“嚯嚯!”

????袁白又是两声大吼,声音如同一柄柄小刀,疯狂切割,阴毒邪发出了凄厉的尖叫之声,在空中疯狂扭动。

????“好!”

????眼看阴毒邪受创,白铁军眼中露出了狂喜之色。当初,花如我花了十万两黄金,请袁白护送,他还是觉得不值的。但现在看来,这笔交易太划算了,这十万两黄金,花得真是太值了!

????袁白正欲一鼓作气,把这阴毒邪杀死。没想到,这阴毒邪居然扭动了一下,远远地飞了出去。

????它逃跑了!

????“居然逃了。”

????“不过。”

????“速度再快,也快不过声音,想从我手底下逃跑,没那么容易。”

????袁白神色一正,体内气血猛然间爆发,显露于外,袁白头顶之上,出现了一道接近四尺的淡淡红光芒!

????这道淡红光芒一出,白铁军和一众护卫,瞳孔猛然间就收缩了。就连远处的金锋和方一山,瞳孔也是猛然间收缩,眼中全是不可思议之色。

????“气血三尺!不,这是气血四尺!”

????“天啊,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气血?”

????“好可怕的气血之力,好庞大的气血之力!这种气血之力,就算是半步宗师,也不过如此吧!”

????白铁军,金锋和方一山三人,齐齐惊呼出声。

????三人都是内气大成强者,气血也算不错,但和袁白这庞大的气血相比,那就什么都不是了!

????在众人惊呼声中,袁白再一次施展小雷音诀。

????“呔!”

????如果说,袁白先前的声音,像是雷霆一般。那么,他现在的声音,比雷霆还要恐怖,还要可怕!

????袁白发出来的声音,宏大而尖利,硬生生把空气轰开,形成一条肉眼可以见到的白气!白气拉长,凝而不散,如长虹经天!

????白虹贯日!

????口吐飞剑!

????众人心中,同时想起了这八个字。

????传说中。

????一些厉害的剑客,根本无需出剑,一张嘴,就可以口吐飞剑,杀人于千里之外。

????又有传说,一些厉害的炼气士,轻轻吐出一口气,这口气就可以化为白虹,斩杀远方的敌人。

????袁白展现出来的手段,和传说中的白虹贯日和口吐飞剑,是何等的相似!

????能够看到这一幕,何其幸运!

????众人眩目中。

????白气如电,排云驭气。

????刹那间就轰中了阴毒邪!

????“轰隆!”

????白气炸开。

????在众人的目光中,那只疾速逃走的阴毒邪,直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。

????符青林也消失了,白气炸开的时候,庞大的力量,把他的身躯辗成了血雾,附身的邪异也完了。

????全场寂静!

????这就完了?

????符青林完了?

????那只恐怖无比的阴毒邪,这就没了?

????众人愣了一阵,终于回过神来,登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和欢呼。

????“白虹贯日,我居然看到了白虹贯日!能够看到这种传说中的手段,这一辈子也没什么遗憾的了。”

????“我还以为,今晚要死了,没想到袁前辈一出手,就把这头阴毒邪解决了,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
????“好强,袁前辈居然可以口吐飞剑,简直是仙神一般的存在!就算是半步宗师,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?”

????“依我看,袁前辈肯定是半步宗师!天啊,我竟然和一位半步宗师存在同行。”

????“还是花小姐明智啊!十万两黄金,请一位半步宗师,甚至可能是宗师的存在护送,实在是太明智了。”

????所有的人,都用敬畏的眼光看着袁白。

????作为袁白忠心小弟的周放,一直以来,都没人理会的,但现在,周放都成了众人追捧的对象。

????“周大哥,袁前辈还收追随者吗?”

????“周哥,你能够追随袁前辈,真是太爽了。”

????“周兄弟,说说袁前辈的往事吧,肯定很精彩。”

????“周老弟,你跟在袁前辈身边,压力大不大啊?”

????一大堆人围着周放,周放昂首挺胸,就像是一只大公鸡。

????纷纷嚷嚷中。

????花如我行到袁白身边,恭敬说道:“谢谢前辈的救命之恩。没有前辈出手,如我在劫难逃。”

????袁白摆摆手。

????收人钱财,帮人消灾。收了十万两黄金,他自然得办事,这没什么好说的。

????袁白看了一眼营地,说道:“这残局你们慢慢收拾吧。刚才一战,我有一些感悟,就不奉陪了。”

????花如我点点头,说道:“前辈请便。”

????袁白正欲走人,忽然有两个人走了过来,正是方一山和金锋。

????方一山的脸色很复杂。

????他一直以为,袁白就是一个冒牌货,连准宗师都不是。万万没想到,袁白的实力会是如此惊人,仅仅是喝了几声,就把恐怖的阴毒邪解决了。

????袁白刚才展现出来的手段,简直是惊世骇俗,就是半步宗师,也不过如此!

????方一山难堪的同时。

????心里,生出了一个想法……

????方一山走近,恭恭敬敬说道:“谢谢袁前辈的救命之恩。袁前辈实力强大,我想请您成为我晋阳方家的供奉,坐镇方家。作为供奉礼,每年,我们送上黄金一百万两。不知前辈意下如何?”

???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