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李不琢走出地宫。

????他已知道自己的剑道缺憾在哪。跨越归墟,回到浮黎时,他的丹青剑典与本命神兵烛龙遗失在归墟中了。

????他仅剩真灵时,遗失了许多过往,最初凝练的剑道,也随着烛龙和丹青剑典一起遗落。

????他未找回的这一部分剑道,就是他的缺憾。

????“难道,要再回到归墟中,去寻回烛龙?”

????李不琢回想起跨越归墟的经历。

????归墟黑暗无垠,没有指引,他到何处去寻回烛龙?

????李不琢思索着,走出群山。

????泷州东南部是封通府,封通府南郊的宛阳县外有一座天柱山。

????这山的名字,让李不琢回忆起苍梧经历的种种,游历间,他便走到了天柱山中。

????山间气候多变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后,细雨便淅沥落了下来。采风的书生、游子纷纷撑伞离开,李不琢虽能用神通挡住雨水,却也如凡人般,撑起那把朱红油纸伞,寻找暂避风雨的地方。

????……

????天柱山腰,一名穿着青色长衫的书生与女伴踏过荒径,在林木遮掩间,找到了一间小庙。

????书生远远望着庙门上斑驳的破匾,惊讶道:“县志上曾说大夏年间天柱山中有一间白骨寺,本来以为是谣传杜撰出来的,没想真有这地方。”

????那绿衣女伴娇声道:“白骨寺?好端端一个佛寺,起这种叫人毛骨悚然的名字,真是怕人,听着就不是什么好地方。安生,你带人家来这做什么?”

????书生摇头笑道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这名字倒不是取出来故意吓人的。你听我说,那些修佛的啊,总说什么把红颜与白骨一视同仁,还有的和尚,好端端去修什么‘白骨观’,要把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,看成一具骨架子。我看,这白骨寺的意思,就是从这里头取来的。”

????绿衣女伴道:“这样一说我倒没那么怕了,但细想,还是怪人的,好端端的人,怎么能看成骨架子,你看我,也会想到骨架子吗?”

????“我怎么舍得!”书生大笑着揩了把油,便带着女伴进庙躲雨。

????一进小庙,却见一尊佛像不知什么缘故,滚落在坛前,头朝下倒坐着。

????女伴呀的一声,被吓了一跳,书生一怔过后,却文兴大发,想吟两句对子,在女人面前展现文采。

????“问佛陀为何倒坐……”

????琢磨了一会,他开口吟了半句,却被佛像后头传来的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。

????“被小僧一脚踢开。”

????女伴又惊呼一声,吓得躲到书生身后去了,书生眉头一皱,这才发现佛像后面竟然有人。他示意女伴在原地等待,女伴却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,他便拉着女伴,向前走了两步,来到佛像侧方,看到了佛坛上躺着像是刚睡醒的一个年轻和尚。

????和尚模样长得异常俊俏,眉心一线殷红的朱印,更是为他平添了三分妖异。那书生的女伴本来只敢从书生背后露出半个头来,悄悄打量,但一见之下,竟不自觉红了脸。

????书生识得美丑,也发现了女伴的异样,一时间心头有了妒意,讥讽道:“嘿,借了佛庙躲雨,佛倒了你不扶,还把它一脚踢开,你修的什么佛?莫不是个假和尚吧。”

????“佛本无相,那算什么佛。”和尚还是懒洋洋的模样。

????“睁眼说瞎话,不是佛,那是什么?”书生诘问道。

????“一坨泥巴。”和尚觑了他一眼。

????书生气极反笑,但心知这些不事耕作,整天闲的没事打禅机的秃驴最擅长和人斗嘴皮子,便不想和他争论下去。但这时,他眼睛一瞥,却见那和尚睡的地方积了一大滩水,原来是个漏雨的位置,不由笑道:“原来是个傻子,躲雨偏偏躲在漏雨的地方。”

????和尚淡淡道:“你看着小破庙是个小破庙,我看天地也是个小破庙,庙里边都是雨,躲哪不一样?”

????“可你都淋湿了呀。”那书生的女伴不禁开口了,不过她有种奇怪的感觉,这和尚虽是在和她与书生二人对话,却像是说给其他人听的。

????她话刚说完,书生却找到了和尚话里的疏漏,得意地反唇相讥道:“既然躲哪都一样,你何必抢佛陀的位子,还不是故弄玄虚,装傻撒泼!”

????“嘿嘿,问得好。”和尚笑道:“但这天地,又不是他的,还要讲个先来后到不成?怎么不说是他坐在那里,挡了我等人了?”

????“你这和尚在等什么人?你还有朋友不成。”书生的女伴刚问出口,脸又红了。

????这时,和尚却把目光移向他们身后。

????雨里传来渍渍的脚步声,一个黑衣年轻人来到庙门边收起朱红油纸伞,伞面抖落的雨水在地上溅湿了一片青痕。

????书生和女伴面面相觑,却听那黑衣年轻人说了一声“走吧”。

????二人眼前一花,待回过神来,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山脚下。

????破庙中,李不琢看着那佛像后盘膝的俊美妖异的和尚,皱眉道:“你在这等我,是来寻仇的?”

????“施主大谬呀。”和尚轻笑道,“我不是寻仇,是来报恩的。”

????他指了指眉心那线殷红的印记,笑意变得森然:“报那夜白龙寺中,一剑之恩。”